您好今天是:2017年11月20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本院概况 | 检察动态 | 检务公开 | 检察文化 | 理论研究 | 干警习作园地 | 科技强检 | 举报中心 | 在线留言
活动专用4
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调研 » 试论检察机关民事抗诉制度程序性问题

试论检察机关民事抗诉制度程序性问题

[ 浏览次数:3416 日期:2010-08-23 发布:岐山县人民检察院 来源:http://www.qsjcy.com ]

[内容摘要]  民事检察抗诉制度,是检察机关认为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有权按审判监督程序向人民法院提出抗诉的诉讼法律制度。笔者对民事抗诉案件审理过程中的若干程序性问题并就进一步完善民事抗诉程序性问题作初步的探讨。

[关键词]   民事抗诉  程序  建议

检察机关依法行使民事检察监督的职能[1],对于维护司法公正,依法调整民事法律关系,保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保护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具有重要作用。

  一、目前民事抗诉存在的程序性问题

(一)检察机关对抗诉案件进行调查取证,导致民事诉讼机制的不平衡

1、在民事诉讼中,有的当事人出于各种考虑怠于履行或不履行举证责任,等法院裁判生效后再向检察机关申诉,由检察机关调查取证,并对案件提起抗诉,检察机关事实上代替该当事人在原审诉讼法后履行了举证责任,客观上使其免于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和败诉的后果,这对于在原审诉讼中积极履行了举证责任的一方当事人显然也是不公平的。

2、由于大多提起抗诉的案件,几乎都进行了调查取证工作,并把调查取证的证据作为对原审案件提起抗诉的证据,来证明法院已生效的民事裁判存在的错误。这是检察机关提请抗诉案件,造成改判率低的原因之一。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检察机关受理当事人申诉对民事案件的证据应当进行调查。但在实践中,这势必是造成了双方当事人在诉讼力量上的失衡。一方面,检察机关在抗诉中对证据进行调查,使证据对其有利的一方当事人诉讼力量增强,而另一方当事人诉讼力量相对变弱,这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平等原则和公平原则。

3、我们目前的 “调查取证”权运用过多。会出现“当事人动动嘴,检察官跑断腿”的现象,致使办案效率不高,也与《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负举证责任的原则相违背,甚至将来有演变为当事人的“诉讼代理人”或“律师”的可能,干扰民事诉讼中的“诉辩平衡”关系,将民行检察工作引入歧途。增强当事人举证责任,减弱职权调查是诉讼制度发展的大势所趋,是完善证据规则的必然要求。当事人举证相互矛盾致使难辩真伪时,原审法院判决负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败诉后果,应当不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因此《办案规则》的该项规定不尽科学合理,建议能予以完善。

(二)民事抗诉案件审查中调(借)阅卷宗难的问题

    接到当事人的申诉状、判决书后,为了能真正了解案情,对案件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做客观公正的审查,往往要到法院调取案件的卷宗。这一特点要求检察机关以法律监督者的身份充分尊重和保证当事人这一处分权利的实现,即使其代表国家干预,也应当在保证民事主体合法自由处分的前提下进行。。调阅卷宗具有重要的意义,在调取卷宗的基础上认真审查后,对于不符合抗诉条件的,可以为当事人做好服判息诉工作,既维护了法院裁判的正确性,又平息了当事人的纷争。一、检察机关是否享有民事诉权的论争 早在《民事诉讼法(试行)》的起草期间,就有学者主张赋予检察机关一定的提起和参加民事诉讼的权力,但遭到反对。。对符合抗诉条件的可以立案审查,通过抗诉维护司法公正及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梁慧星先生认为诚信原则具有以下三个功能:① 指导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的功能。。由于,法律对于调取卷宗没有明确的规定,也没有相应的制裁措施,法院当然有理直气壮的原因予以拒绝了,能否调取卷宗全靠法院的态度,往往造成当事人送来材料后,到法院调不出卷宗,材料只有一搁再搁,这样影响了案件的审查。综上,笔者认为,税务行政复议前置条件的设置虽然有其合理性,但总的来讲由于其可能会成为防碍当事人获得救济的障碍,故从保障当事人诉权和制约行政机关滥用权力角度出发,应对此进行修改。。没有卷宗仅靠判决书和当事人一面之词,很难界定案件判得正确与否、是否符合抗诉条件,导致审查工作无法正常的进行,直接制约了案件的办理,不能有效的维护司法公正及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诚实信用原则作为市场活动的基本准则,是协调各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保障市场有秩序、有规则进行的重要法律原则,也是维持当事人之间的利益以及当事人利益与社会利益之间的平衡的原则[2]. (二)诚实信用原则的功能。。

(三)民事抗诉案件审级规定的缺陷,影响了检察监督的严肃性[3]

在司法实践中,接受抗诉的法院大多指令下级法院再审。但基于人的本性和单位本位主义等考虑,仍然不能保证案件得到公正的处理,这无疑偏离了法律规定的本意,影响了检察监督的严肃性和权威性。例如我们受理的杜海亮申诉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我院在审查中发现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并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依法向宝鸡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市院支持了我们的抗诉请求,由市中院发回县法院重审,县法院也另行组成了合议庭,经审理,为杜某挽回了19万元的经济损失,但杜海亮又上诉后,经市中院二审调解,为杜海亮及家人挽回了直接经济损失六十余万元。因此,此案发回重审后,县法院虽然开庭审理,但只挽回19万元经济损失,后经过市法院二审调解后,为申诉人挽回直接经济损失六十余万元,前后经两次开庭审理才得出了最终的判决结果,这不仅严重浪费了司法资源,也影响了检察监督的严肃性。

(四)检察机关诉法地位模糊,影响了检察机关的权威性

由于检察机关的抗诉是基于法律监督提出的,从而决定了抗诉引起的民事再审案件中,检察机关的地位既不同于审判机关,也不同于再审案件的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对抗诉再审案件,庭审时检察机关一般都派员出庭支持抗诉。检察人员出席庭审时,除了宣读抗诉书外,还就庭审调查的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问题发表意见,这样不仅扰乱了民事诉讼法的均衡格局,影响了审判机关的独立审判权,混淆了审判权和检察机关的界限。

二、对完善民事抗诉制度程序的几点建议

  (一)明确规定检察机关在抗诉再审程序中的职能

根据民事诉法的特点和人民法院的独立审判原则,人民检察院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其所具有的民事抗诉权应当限于法律监督的职能范围,即启动再审程序,而不宜直接或间接地参与调查取证、法庭审理。民行检察“调查取证”的启动应遵循“确有必要”原则,增强效益和有限救济观念。检察机关办理民行申诉案件应以审查案件为主,积极引导申诉人举证,非确有必要,一般不予“调查取证”,防止检察机关包揽查证,把过多的精力投入到大量的“调查取证”上,而申诉人及其代理人却坐堂阅证,使举证责任颠倒[2]。

 1.限定检察机关的调查取证权。调查取证权,这是检察机关获取审判机关执法过程及与此相关信息的辅助手段。除非必要,一般不应行使这一权力。否则,就可能破坏当事人双方的“攻防平衡”,造成诉讼程序上的司法不公。检察机关受理当事人申诉后,应当区别情况进行调查取证。第一种情况是检察机关对原审程序方面的问题和法官个人的问题可能影响民事案件公正审判的事实应该进行调查。第二种情况是检察机关对当事人申请的案件证据方面的问题不应调查取证。检察机关有权向法院、法官了解案件情况和查阅卷宗,但不宜行使调查取证权,更不应该承担举证责任,否则将检察机关混同于一般当事人,影响检察机关的威信和形象。

2.取消检察机关派员出庭的制度。为充分保证民事诉讼中当事人诉讼地位平等原则的落实,不影响法院的独立审判权,应将检察机关行使民事抗诉权的职能限定为启动再审程序,再审程序启动后,检察机关的工作即告结束,不再派员出庭支持抗诉。

(二)明确赋予检察机关的调(借)阅卷宗权

调(借)阅卷宗权是检察机关了解和掌握审判机关执法过程及所有与此相关信息的主要手段。卷宗调不出,看不到,检察机关将无法进行检察监督。因此,应规定检察机关有权调取一切与民事判决、裁定有关的案件材料,人民法院不得拒绝。调卷的时间,以检察机关立案审查后为宜。具体调卷方式和期限法律亦应明确规定。

(三)制定检察机关民事抗诉权实施的程序

民事抗诉权既然是一种国家权力,主体在实施时必须依程序办事不得任意而为[3]。这些程序应包括:(1)抗诉案件的受案标准;(2)界定抗诉主体的调查取证权以及查证范围;(3)规范审判监督程序的审级;(4)明确抗诉主体抗诉活动的基本规范;(5)明确抗诉期限与次数。我们认为民事判决裁定生效后两年是抗诉的有效期,过长不利于裁判的稳定与权威,过短不利于纠错。(6)其他。

(四)明确民事抗诉案件的审理级别。上级人民检察院应当向同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并由同级人民法院审理再审案件。

1.由同级人民法院接受人民检察院提出的抗诉案件并再审符合《人民法院组织法》的规定,根据《人民法院组织法》的规定,中级以上人民法院才有权审理抗诉案件[4]。

2.由同级人民法院接受人民检察院提出的抗诉案件并再审,有利于强化抗诉机制监督、制约的功能。同级人民法院是原审人民法院的上级法院。由同级人民法院审理抗诉案件,有利于排除原审活动中的各种干扰,避免重蹈原审法院的覆辙。比如我们前边所说的杜海亮申诉股权转让纠纷一案,直接由市法院审理,既得到正确的判决结果,又减少了诉累,节约司法资源,一举三得的效果。

3.由同级人民法院审理抗诉案件,便于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抗诉。我国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的设置是相适应的,同级检察院和法院的职权也是对等的[5]。

参考:[1] 肖琨, 论检察机关民事检察制度的完善;安徽大学;

[2] 廖永安,何文燕 民事抗诉程序若干问题研究;法学评论;2000年02期

[3] 田鹤城,论民事抗诉制度;中国政法大学;2004年

[4]李涛,《民事抗诉问题研究》,王秋兰:《试论民事抗诉程序之立法缺陷与完善》,载《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年第4期。

[5] 黄一哲,《对完善民事抗诉制度若干问题的构思》

首页 | 本院概况 | 检察动态 | 检务公开 |检察文化 | 理论研究 | 干警习作园地 | 科技强检 | 举报中心 | 在线留言
陕西省岐山县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 2017 陕ICP备10005998号 地址:岐山县蔡家坡镇渭北西路 电话:0917-8589376 邮编:722405
推荐显示器分辨率:1024*768 IE6.0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宝鸡世纪天诚 技术维护: